天天视频直播

专题193 三季度业绩创新低苏宁何时走出“至暗时刻”?

时间:2021-11-09  作者:admin   阅读:  

  10月29日,苏宁易购002024股吧)公布2021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营收219.68亿元,同比下降64.82%;净利润为-41.16亿元,更是同比下滑了676.73%。

  财报发布当天的A股收盘日,苏宁易购股价报收4.47元/股,涨幅3%;但自今年以来,苏宁易购股价已跌超40%。

  整个2021年上半年,苏宁可谓处在“风雨飘摇”中:足球队被迫解散、江苏国资及阿里、小米等股东来“救火”、在位30余年的董事长张近东卸任……

  多方努力,只为救苏宁于危难之中;而在江苏新新零售基金入场后,苏宁的债务危机也有所缓解,苏宁也因此得到“喘息”的空间。

  资金进入后,苏宁有意探索新业务。一位苏宁人士告诉地歌网,在社区团购赛道,苏宁计划试水团批领域。

  不过,近一年以来,零售战场风云突变,巨头们争相涌入社区电商赛道,甚至将其视为“十年难得一遇的机会”,传统的供销链路也因此发生改变。

  “破纪录”的不止是营收,从2014年到2020年,苏宁易购创下长达7年的持续亏损,累计扣非(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事项)亏损额超过160亿元,2020年时一度亏损68.07亿元,为7年来最高。

  到今年,仅Q3一个季度,苏宁的扣非净亏损就达41.92亿元,前三季度累计扣非净亏损达92.15亿元,已经超过2020年全年。

  同时,2021年前三季度,苏宁易购营收为1155.74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6.1%,截止9月30日的经营活动产生现金流量净额减少44.56亿元。

  而在负债方面,截止到2021年9月30日,苏宁易购的总负债达到1412亿元;而截止到去年年底,苏宁易购的总负债则为1352亿元。

  在财报中,苏宁易购也表示,2021Q3是苏宁三十年发展历程中最艰难的时期,是“前所未有的困难”。

  为纾解困境,苏宁也在努力“开源节流”;前三季度,苏宁的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研发费用上都分别同比缩减了19.16%、3.67%以及12.97%。

  本季度,苏宁对亏损门店进行调整,展开了门店的降租、转租和招商工作,这也使得租赁费用环比下降约13.5%,同比下降约18%。整体来看,苏宁Q3的费用同比去年下降约27%。

  虽然在前三季度,苏宁的财务费用同比增加16.58%,但这是由于人员优化后的补偿金支付,导致一次性费用有所增加。长期来看,财务费用仍会持续下滑。

  根据苏宁发布的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苏宁Q3的人员费用环比上季度下降约35%,同比去年下降约37%。

  与此同时,苏宁在财报中提及,今年6月以来持续的流动性严重不足;但到8月,苏宁易购联合授信规模成立,各家银行稳定存量授信规模,并积极推动江苏银行南京银行601009股吧)等增量授信。

  在银行授信及各大品牌商的支持下,苏宁9月的商品销售规模GMV环比8月增长24%,核心电器3C业务商品销售规模环比8月增长30%。

  去年下半年,由于恒大借壳深深房回A股上市的计划告吹,苏宁向恒大投资的200亿元由债转股,苏宁也因此陷入流动性危机。

  之后,苏宁启动了“破釜沉舟”式的自救:张近东正式退位,董事长职务交棒黄明端;淘宝成为苏宁易购最大股东,持股比19.99%。

  不仅如此,苏宁庞大的集团业务也被不断拆解,江苏苏宁足球队正式解散、苏宁电竞俱乐部SN战队被曝将转让、家乐福中国也被传将出售……

  足球、电竞等文娱体育业务,向来是最“烧钱”的慢生意,也必然会被率先割席;而2019年才被苏宁收购的家乐福,国内业务表现也是长期低迷。

  有数据显示,从2011年到2020年,家乐福在国内连锁超市领域的市场份额,由4.4%降至7.7%,永辉超市601933股吧)则从3.1%扩大到11.9%;而苏宁接手后,整个2020年,家乐福共关店20家。

  即使国资牵头的零售基金接手后,苏宁在短期内还难以彻底化解危机,核心零售业务的业绩还将受损,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仍高悬在苏宁头上。

  今年4月,苏宁零售云完成A轮融资,总额超10亿元;而在前三季度,苏宁零售云新开2085家加盟店,商品销售规模GMV环比增长33.38%,并拓展了78家快修店和547家家居门店。

  零售云算是回归了苏宁“开家电门店”的老本行,并且也符合县镇人民家电消费升级的趋势,零售云自然也成为苏宁洞开下沉市场的重要场景。

  购买家电并非刚需,但也是高客单价消费,最关键的,苏宁以零售云为切口,将自身的仓配、供应链和数字化系统,遍及乡镇及农村市场,并通过进军家装赛道,拓展业务覆盖场景。

  今年8月底,苏宁宣布零售云门店数将突破1万家;而早在一年前,张近东就曾“官宣”:零售云是苏宁互联网零售发展历程中最成功的创新实践。

  零售云固然是苏宁近年来最重要的新零售业态,但自2016年以来,无论传统企业还是互联网企业,都没能“亲身”闯出一条成功的新零售之路。

  苏宁亦是如此。2017年,“苏鲜生”精品超市开业,到去年三季度时仅剩8家门店;同年启动的苏宁小店,三年多亏损超20亿元,最终被剥离出上市公司体系。

  苏宁零售云自然有一定进步,例如加盟模式降低了扩张成本,但回到新零售“老生常谈”的问题上:如果只是配备技术工具,而不改造原有供销链路、不整合上下游产业,企业就难言商业模式创新。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社区电商行业站上风口,资本持续加注这一赛道,叮咚买菜斩获超10亿美元融资、十荟团也拿下7.5亿美元的D轮融资……

  社区电商赛道火热,互联网公司将零售战争打到了用户“家门口”,而巨头正以社区团购模式为切口,试图构建一套遍及下沉市场的仓配物流体系,并持续推进“源头直供、以销定采”的模式创新。

  “烈火烹油”的社区团购,对实体渠道产生巨大冲击,商超的股价和业绩纷纷受挫。

  处在家电赛道的零售云,不会如此快地感受到新业态冲击,但社区团购已经能卖果蔬、卖日用百货,未来难道不能卖鞋服、卖美妆、卖3C家电?

  现在,苏宁面临的最大危局是:自我债务危机还未彻底解除,外部零售市场又是风云突变;既没有安内,更无力攘外。

  当然,自移动互联网时代以来,苏宁向来采取“跟随战略”,在新业态上“不冒进冲锋、但也后进后发”,过往的苏宁易购、苏宁智慧零售,皆是此战略的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