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视频直播

SN更名WBG苏宁电竞上演最终的“夺冠告别演出”

时间:2022-01-18  作者:admin   阅读:  

  11月22日,原苏宁易购电子竞技俱乐部宣布正式更名为WBG微博电子竞技俱乐部,SN战队成为了过去时。

  SN战队的易主并非突如其来,早在今年3月就曾传出“苏宁资金链断裂,体育方面停止运营,电竞也岌岌可危”的消息。

  在今年S11全球总决赛EDG战队夺冠之后,全国的电竞迷们又重新掀起了一波热潮,而赛季结束后的转会窗更是消息频出,各大顶级选手纷纷转投新东家,俱乐部们也同时更换新鲜血液,更有明星选手UZI将要复出的传闻。

  就在宣布更名的前一日,前SN俱乐部刚刚在2021NEST全国电子竞技大赛英雄联盟项目的决赛中,以3-0横扫LPL老牌劲旅WE战队,拿到了队史首个冠军头衔。

  2016年,苏宁正式进军电竞领域并组建SNG战队,之后其加入英雄联盟甲级联赛LSPL。

  在首个春季赛中,SNG战队通过升级赛击败了YM战队,成功闯入LPL,这也是LPL的首支企业战队,苏宁也成为最早入局电竞的企业之一。

  经过一段时间的征战之后,在去年的S10全球总决赛中,SN连克同赛区的二号种子JDG和一号种子TES闯入决赛,但决赛不敌韩国DK战队,屈居亚军。

  虽然已经创造了战队历史,但SN在决赛中的表现却被观众所诟病。尤其是队内ADC焕峰在赛前曝出私生活问题,也影响了SN的口碑和场上发挥。

  在之后一天的“双十一”电商“战场”上,苏宁易购借势重磅推出多重百亿补贴、百万吨原产地直采、5万多场直播等好商品、好价格、好场景、好服务的超值福利。

  不仅是苏宁电竞,苏宁商城、苏宁小店和pp体育等等都在配合S10的进程联动举行大大小小的活动,包括线下观赛,线上促销等等。

  只要SN一旦拿到好成绩,一些相对应的营销就会紧随而至,这本身无可厚非,但有网友表示SN战队的营销往往就是蹭热度、刷票。

  在S10世界赛后的LPL赛区全明星投票中,网友发布的SN全队的投票数据图显示,SN战队在一个不合理的时间点出现了票数短时间内暴涨的情况。

  凌晨五点半,SN战队的下路双人组以及上单选手的票数占比分别是6.9%、7.5%和6.6%,但仅仅十分钟后,这三名选手的票数占比瞬间达到7.3%、7.9%以及7.2%。

  彼时联盟阵容AD位置和上单位置还有JKL和Theshy两位神仙人物,想要短时间内超过他们几乎不可能,因此SN被严重质疑存在刷票行为,甚至有网友调侃道:如果刷票顺利,去参加全明星赛的将是SN全队。

  在去年前往世界赛之前,有关SN战队“海边少年”的励志故事、“少年阿Bin”的游戏故事、“鸟巢落泪决定改变中国电竞的Angel”的故事、充斥整个LPL舆论场,这足以显示出背后苏宁的营销力度。

  同样是联赛冠军,同样在夺冠之后解散,江苏足球俱乐部在夺得首个中超冠军之后于今年年初宣布停运,相比之下,SN俱乐部找到新东家接手,状况甚至还稍好一些。

  据不完全统计,苏宁足球在5年时间里累计投入超过50亿元,但实际收入却远远不及投入,最终在俱乐部后期甚至出现了欠薪现象。据相关新闻报道,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欠薪规模达到近5亿元。

  根据苏宁易购公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2020年经调整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亏损 42.30 亿元,同期亏损 44.82 亿元,苏宁的资金链断裂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更有知情人士向互联网+体育透露,苏宁体育现在正面临大规模裁员,公司内部人心惶惶,精简人员已迫在眉睫。

  同样的,苏宁控股的意甲国际米兰俱乐部也正面临出售。意大利著名国米系记者 Pistocchi透露:苏宁很快就会出售国际米兰,与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的谈判仍在进行中,如果收购未能成行,国米最终会成为橡树资本的财产,因为苏宁集团无力偿还 2.75 亿欧元的贷款。

  2019年,苏宁对电竞俱乐部进行了重新定位,将其归属到了苏宁体育旗下,与苏宁足球俱乐部、意甲俱乐部国际米兰一道成为苏宁体育的“铁三角”,一同打造苏宁的体育战线。

  虽然近期中国足球改革频繁,加上疫情影响,各大俱乐部基本都入不敷出,崩盘实属必然,但已经火出圈的电竞也不挣钱吗?

  事实上,随着职业赛事越加规范化的发展,电竞如今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也越来越受到资本的青睐。

  本月LPL赛区EDG战队在冰岛夺得S11英雄联盟全球冠军,赛后不到1小时,相关微博线亿,“EDG夺冠”的热搜也成功登顶。

  德甲直播

  拥有中国地区独家直播版权的B站,赛事直播期间平台流量峰值一度飙升至近5亿,最高峰时期,同时在线年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指出,2020年,中国整体电竞市场规模近1500亿元,增长率为29.8%,预计到2022年达到1843.3亿元。

  今年1月,哔哩哔哩电竞完成1.8亿元融资,由浙江创想文化基金领投,天府文投和博瑞传播跟投,也为今年中国电竞企业融资开了一个好头。

  该报告还指出,电竞用户消费力并不弱,个人月收入在5000-8000元的达到28.6%,个人月消费集中在1001元-5000元,占比达到61.6%。

  EDG俱乐部总裁吴历华曾表示,如果圈内没有比较富有的个人投资人进入,这一行很难做起来。

  电竞是一项“烧钱”的运动,这在行业内已经得到了普遍共识。对于俱乐部来说,前期的运营需要花费大量资金,后期营销也需要花精力,游戏直播平台的火爆更证明了粉丝经济下俱乐部和选手的口碑有多么重要。

  更有消息称,LPL完成联盟化后一个席位的价值已经高达亿元。如果俱乐部成绩不理想则缺少很多赛事奖金以及商业代言资源,电子竞技需要用成绩说话。

  而根据电竞细分市场发现,虽然电竞在我国的发展前景依然广阔,但是能分到一杯羹的都集中在头部厂商或北上广深等老牌一线城市身上,并不是所有城市都适合发展电竞。在这种情况下,疯狂砸钱并不是让电竞产业成功落地的有效途径。

  人才稀缺也同时阻碍着电竞产业的发展。人社部发布报告称,国内电子竞技员人才缺口达到200万,而电子竞技运营师人才缺口达到了150万,各大俱乐部缺乏专业的精英团队进行运营。

  去年,微博宣布收购2020年王者荣耀世界冠军杯冠军的战队TS。如今,其又与苏宁达成合作,意味着微博在三大热门赛事《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和平精英》都拥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因微博具有社会化的传播优势,中国早期电竞俱乐部把其当作发布官方消息和与粉丝互动的“主阵地”,这也让其在建立涵盖完整产业链的电竞生态的同时,帮助电竞行业向更广阔的受众群体进行传播。

  微博CEO王高飞表示,公司在游戏电竞领域上下游的布局,也帮助微博增加了年轻用户覆盖数,提升了用户活跃度,助力微博游戏行业的商业化发展。

  然而,从传播方变身为职业战队,微博是否会走上苏宁的老路呢?这还需要在市场中进行检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