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直播

腾格尔:因嗜酒导致家庭破裂女儿离世后如今一家三口相亲相爱

时间:2022-03-21  作者:admin   阅读:  

  NBA录像腾格尔声音高亢、苍劲有力,善于表现深沉内在、悲壮豪迈的情感。他演唱的《蒙古人》《天堂》《故乡》等歌曲风靡一时,堪称经典。他的作品有浓郁的草原风格,他本人有着独特的草原气质,因此,他被称作草原歌王。

  近几年,腾格尔突然一改平日沉稳粗犷的硬朗形象变身“萌叔”,翻唱了很多流行歌曲,火爆背后,有网友调笑说,从草原苍狼到宝藏爷爷,腾格尔要血洗华语乐坛。

  人们现在看见的,是腾格尔的洒脱与快乐。殊不知洒脱背后,他曾有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悲伤故事。

  腾格尔的歌曲多数是赞美家乡,蓝天、白云、成群的牛羊,那是他心中的天堂。然而,年少时,他一心想着的就是逃离这个地方。

  1960年1月15日,腾格尔生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额尔和图苏木一个普通的牧民家庭,在他之前,家里已经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在他后面,有生了两个妹妹。

  与多数家庭的“慈母严父不同”,腾格尔的母亲是一个村干部,她对子女要求严格,即便腾格尔24岁,母亲还因为喝酒误事,骑着马用马鞭抽打他们。

  上初中后,腾格尔和哥哥被送到乌兰镇的鄂托克一中。一次游戏时,腾格尔因戏称“我是毛主席”被校长叫到办公室训斥,此外,还让他回家请父母到校。

  以为自己闯了大祸,14岁的腾格尔吓坏了,于是他留下遗书,就跑到县城影剧院,准备跳楼自杀。后来,亏得哥哥金格尔及时将他拦了回去。

  因为这件事,腾格尔成了不受校长、老师关注的学生,被打入冷宫时间长了,他对学习失去了兴趣,他打架、逃课,故意在考试时交白卷。

  气急败坏的老师对他说你这辈子算是废了,他不以为意,甚至以惹怒老师为乐趣。恶性循环下,竟然到了差点被学校开除的地步。

  转眼到了1975年,腾格尔已经迫不及待要离开鄂托克旗。偏偏这时候,在旗乌兰牧骑工作的大姐帮他抓住了一个改变命运的机会。在大姐的推荐下,几乎什么都不会,也没有什么特长的腾格尔被内蒙古艺术学校录取了。

  收到录取通知书后。腾格尔没有片刻的犹豫和不舍,他甚至连铺盖都没收拾,就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学校。

  后来,腾格尔以出狱二字来形容初中毕业离开家乡时的感觉,不过恐怕腾格尔自己也不会想到,他拼命想要逃离的这片土地,竟是他日后艺术创作的沃土,年少时迫不及待要离开的家乡,竟成为他毕生讴歌的天堂。

  腾格尔是以一名舞蹈生的身份来到内蒙古艺术学校的。学习舞蹈很辛苦,每天闻鸡起舞,练晨功。压腿、下腰、翻跟头这些常规动作,对于15岁才开始学习舞蹈的腾格尔来说,就很不容易。

  辛苦除外,还要节食控制体重,两个月下来,腾格尔有点儿顶不住了,他跑到教务处“求救”,表示自己不想学舞蹈,想学乐器。不过,不想校方真的安排他改学了三弦。

  在艺校第一年,腾格尔基本上是混过去的,从第二年开始,腾格尔与生俱来的音乐天赋逐渐显示出来。他的乐感特别好,他能准确唱出钢琴上每个键发出的声音。

  凭借卓然不群的音乐天赋,毕业后,腾格尔获得了留校当老师的机会。在艺校,他除了教三弦,还兼任学生乐队的指挥。

  1979年秋天,腾格尔获得了到中国音乐学院进修指挥的机会。这次进修,给腾格尔重新认识自己的艺术道路,提供了一次绝佳的机遇。

  晚清名商胡雪岩曾说:做生意顶要紧的是眼光,你的眼睛看到一省,就能做一省生意;看得到天下,就能做天下生意;看得到外国,就能做外国的生意。

  正所谓,视之所及,心之所至。老鹰巡视天宇,山川大地尽在眼底;青蛙坐井观天,毕生所见难出一隅。

  在中国音乐学院进修的一年,腾格尔被身边那些优秀又上进的人感染着,他的视线变宽了,他对自己的人生有了新的定位,他要继续学习,他要考大学。

  腾格尔把他要考大学的想法告诉家人,母亲对他的想法并不赞成,母亲认为放着能挣钱的老师不当,辞去工作再花学费去做学生,这件事太不可靠,母亲更希望他早些成家立业。

  如果腾格尔从来没有去过北京,那他一定会接受母亲的安排。而此时,腾格尔心中,早已燃起了走出内蒙,走向心中音乐殿堂的熊熊火焰。

  1980年,腾格尔顺利考入天津音乐学院作曲系。在大学里,家里每月能给他的生活费只有40元,就算加上学校每月给他发的18元。这些钱对于爱吃牛羊肉的腾格尔来说,根本不够。为了改善生活,他甚至想到了去挣献血补助费。

  1985年,大学毕业后,腾格尔进入中央民族歌舞团,任三弦演奏员,从此以后,他有了固定的收入,也有了稳定的社交和人际关系。腾格尔酒量好,爱结交朋友,饭局不断。

  就在固定收入难以满足他吃饭喝酒的巨大花销时,1986年,腾格尔在第一届“孔雀杯”青年歌手大赛中演唱了由自己作词、作曲的《蒙古人》,并进入了前10名。

  1987年,腾格尔与比他小两岁的赤峰女孩哈斯高娃在一次大型文艺演出中相识,哈斯高娃家庭好,学历高,事业顺,人长得漂亮,她包揽了当时内蒙古几乎所有重大影片的主要角色。

  这次晚会后,哈斯高娃给腾格尔留下了深刻印象,腾格尔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要好的朋友后,最后经过朋友撮合,早已经互生爱慕的俩人很快交往起来 。一年后,腾格尔与哈斯高娃在北京低调结婚。

  尽管正值事业发展的黄金期,但思想传统,一门心思要相夫教子的哈斯高娃毅然辞掉了所有演出,她包揽了家里的大小家务,做起了腾格尔的全职太太。

  娶妻成家后的腾格尔,事业也取得了可喜的进步。1988年开始,他潜心为自己创作歌曲。他的作品《蒙古人》第二年便在全国歌曲优秀歌手选拔赛上拔得头筹。

  1991年腾格尔创作的《父亲与我》 ,在第二届亚洲音乐节上获中国作品最高奖 。随着知名度的提升,腾格尔的邀约不断,收入也与日俱增。

  这一年,腾格尔携妻子哈斯高娃赴台北开演唱会,演出期间,夫妻参加台湾著名综艺节目,接受主持人费玉清访问。

  节目中,夫妻二人恩爱合唱《敖包相会》。腾格尔夫妻的台湾之行,在海峡两岸引起轰动,腾格尔成为内地到台湾举行个人演唱会的第一位歌手。

  喝酒是腾格尔最大的爱好,他的酒量好,可以连续15天喝酒不醉,他热情好客,喜欢结交朋友。

  那时候,他甚至与3位最好的酒友成立啤酒协会,腾格尔自封“啤协”主席。几年时间,他相继开过4家“腾家酒楼”,但终因太过义气和缺少经营经验全部关门,为此他赔掉300多万元。

  有句话说,总有一个女人教会男人成长,可惜,哈斯高娃没能让腾格尔成长。在腾格尔与朋友的又一次狂欢后,哈斯高娃回到家,发现家里又被腾格尔和他的朋友们弄得乌烟瘴气。

  终于,在承受了太多次忍耐之后,这一次,绝望的高娃毅然决然提出了离婚,她说,即使将来复婚,此刻,也必须离婚。

  面对哈斯高娃的坚决,腾格尔只能寄希望于她回心转意后的复婚。1995年,两人7年多的婚姻宣告结束。

  很多年后,哈斯高娃在谈到前夫腾格尔时,依然认为腾格尔是个有才华的好人,她把他们婚姻失败的原因归结为两人性格的原因,认为他们之间缺少有效沟通,这导致了婚姻的失败。

  关于婚姻,腾格尔50岁时,在参加一档访谈节目时坦诚,喝酒影响了他的家庭和睦。

  离婚后,哈斯高娃离开中央民族院团,参演了很多电视剧,虽然为婚姻付出了7年黄金时间,但她靠着自己的努力,生活依然充实精彩。

  90年代后期,随着港台音乐的风行,人们都在听王菲、四大天王的歌,腾格尔的民族音乐被冷落,他的苍狼乐队逐渐陷入困境。

  挚友的英年早逝,加上婚姻破裂后,腾格尔在事业上、经济上面临的巨大压力,让腾格尔的人生似乎跌落额到了谷底。

  邀请他唱歌的地方越来越少,当他发现卡里的余额只剩两三万的时候,他发慌了。

  屋漏偏遭连阴雨。一次演出,对方谈好的唱一场2万元,腾格尔唱了两场后,对方却改口说两场给2万元。

  这次经历,让原本就低落沉郁的腾格尔特别痛苦,晚上躺下后,他百感交集,竟然埋头痛哭了一场。

  2000年,由他作词作曲并演唱的《天堂》荣获两项大奖,腾格尔的歌再次火爆起来,一个月内,他最多接到25场演出邀请。

  账户里的钱变多后,腾格尔感受到了如劫后余生般的喜悦,他下定决心要改过自新。

  从此,他戒掉了烟,也改掉了以前自由散漫的习惯,他发奋创作,积极参加演出,生活状态很快有了巨大的转变。

  2003年,在距离他上一次婚姻结束8年之后,腾格尔再婚了。新娘是一位来自阿拉善盟的蒙古族姑娘,叫红格尔珠拉,比他小18岁。

  再婚后的腾格尔,懂得了珍惜爱人,他学会了与爱人分担家务,生活蒸蒸日上。有了稳固的后方,腾格尔更加努力了,他的事业达到了顶峰。

  2004年,44岁的腾格尔喜得爱女。产房里,面对前来道贺的记者,腾格尔的喜悦溢于言表。

  他小心翼翼地抱着襁褓中的女儿,双眼痴痴盯着她,不由自主的说到:我的女儿7斤4两,好漂亮啊!

  腾格尔是天空的意思,天空和大地,在腾格尔心里,这样的名字只有自己的女儿最合适了。

  中年得女的腾格尔,对女儿极尽爱护,他创作了以女儿名字命名的歌曲《嘎吉尔》。

  可是世事无常,嘎吉尔3岁时,查出患有严重的先天性疾病。这件事对腾格尔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2010年,腾格尔50岁,只有6岁的嘎吉尔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病床前,腾格尔问女儿还想要什么,嘎吉尔坚强地对爸爸说,她想要草原上生长得蒲公英,她说着,还作出了吹的表情。

  女儿离去好多年以后,腾格尔在蒙古国接受采访时,再次回忆了当时的情景,即便过去了那么久,他还是难以抑制自己的泪水。

  2013年,他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时,一改从前粗犷低沉的风格,开始以一种极为轻松与洒脱的方式创作音乐。

  《桃花源》《可能否》《芒种》《蜗牛与黄鹂鸟》《日不落》《隐形的翅膀》《隐形的翅膀》……,没有腾格尔不敢唱的网络歌曲。

  有网友幽默的形容,听到腾格尔唱的这些歌曲,就仿佛看到了张飞拉着李逵在大草原奔跑。

  如今,年过六旬的腾格尔,在经历了人生的大喜大悲之后,更加懂得了家人和亲情的重要性。工作之余,他尽力陪伴家人,在与儿子的相处中尽享天伦之乐。

  腾格尔是条硬汉,很少表露自己的感情。他在提到自己的父亲时,曾这样形容:草原上宰杀山羊时,山羊会不停地叫,而绵羊从来不叫。他说,这就像草原上的男人。

  除了父亲,外婆在腾格尔心里同样重要,腾格尔回忆,幼年时,他总是被寄放到外婆家,他因此而埋怨父母。

  他说,那时对每次来学校接他的外婆,甚至有了讨厌的感觉。长大后,他意识到了外婆对他的爱,舅舅打了自己,外婆对舅舅的不理不睬,让他记忆深刻。

  50岁时,他在接受访问时深情回忆到,腿脚不好的外婆总是爬过一个又一个沙丘,接送他上下学,他劝外婆早点回去,每次外婆总要坚持送他走出最后一个沙丘。

  每一次,当他已经走出很远,回头看时,总还能看到外婆伫立在沙丘上的身影,那个身影越来越小,直至变成小黑点,直至完全看不到。

  从一个问题少年到一个三弦教师,从一个作曲者到一位歌唱家,尽管出身贫寒、生活充满磨难,但腾格尔依靠自己的天赋和努力,几经起落后,最终成为生活的强者。

  他是一代草原歌王,他的作品获奖无数,他是歌唱界界唯一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的歌手,他是国务院批准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功勋歌唱家。

  我相信,腾格尔的人生对于很多人具有启迪作用。最后,祝愿腾格尔人生之路越走越顺,带给我们更多的惊喜。